圖片由葉ssd固態硬碟測試光提供
  圖片固態硬碟原理由葉光提供
  今年1月20日,清華大學法學院,一場名為“知假買假”的全國法學研討會在此舉行,參會的有兩名久未在媒體上露面的著名“消費者”:平頭墨鏡的王海和來網站優化自重慶的葉光。
  自1994年1月1日《消費者權益保護法》施行以來,職業打假就一直爭議不斷,也一度陷入低谷。直到去年12月,最高法出台《關於審理食品藥品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禮服定》的法律解釋,該解釋將在今年3·15正式施行,明確支持“購買者”在食品和藥品等領域知假買假,索取十倍的高額賠償。
  如今,打假名人們再次高調了起來:王海宣稱將投入200萬元打假,爭取賺回2000萬;沉寂近十港式飲茶年的葉光也宣佈將重新出山;來自本地新生代的晏勇則準備籌備成立打假公益基金,迎接全民打假“暴利”時代的到來。
  王海、葉光、晏勇,就像世界名著《三劍客》裡面的阿多斯、波爾多斯、阿拉米斯,時時準備對假貨一擊致命,同時贏得掌聲、榮譽和利益。然而,要真正讓假貨絕跡,還需要更多勇敢熱血的達達尼昂———你、我、他。
  打假宣言
  “一個正常社會基本常識是好人得好報,我想試試能不能做到,甚至也不排除會再招幾個徒弟進一步發揚光大。”
  如同三劍客中最老練的阿多斯,王海在三人中也是名氣最大的,動作也最大。2月23日,王海表示,今年將會大幹一場,重點是食品、藥品領域,計劃投入200萬,爭取掙回2000萬。
  王海:掀起打假人民戰爭
  成績:去年打假1400多件
  從1994年在北京首次發起打假運動,形成轟動的“王海現象”開始,20年裡,王海幾乎就是打假的代名詞。
  王海認為,這份司法解釋確定了購買者的請求權,對於排除爭議、限製法官的自由裁量和阻止地方保護非常必要。帶來的變化和影響目前肯定是積極的,但是現有懲罰性賠償數額的懲罰性還遠遠不夠。
  王海說,自己這些年雖然在媒體上露面不多,但一直獃在打假行業。
  去年,王海在北京和南京的打假辦公室發起的各種假冒偽劣案件舉報有1400多件,最大的案值8500萬左右,影響比較大的如好視力,他們通過3年的舉報,終於撤銷了好視力的醫療器械帽子。
  王海同時嘗試通過商業手段解決社會問題,開辦了幾家側重點不同的公司。北京公司側重知識產權保護;深圳公司側重民商調查;南京公司通過參與政府採購招標,重點打擊政府採購招投標中的欺騙政府行為。
  建議:獎勵檢舉人五成罰款
  除了用行動打假,王海還成為了一個建言者,積極推動國內法律條規的修改。2月20日,王海專門將一份《關於修改藥品管理法》、《食品安全法》、《質量法》等法律,《建立檢舉人分享罰款制度》的建議快遞給了全國人大常委會。
  在建議書中,他建議參照美國的《吹哨人法案》,修改《藥品管理法》、《食品安全法》、《質量法》等法律,建立檢舉人分享罰款制度,明確規定凡因檢舉人的檢舉破獲的制售偽劣藥品、食品、其它商品和欺詐消費者案件,檢舉人可分享行政罰款的50%作為獎勵。
  王海說,一旦這份建議付諸實施,巨大的舉報利益將使得假貨成為過街老鼠,人人喊打,打假人的春天就會真正來到。
  王海表示,他之所以建議增加懲罰性賠償的數額,特別是建立懲罰性賠償的起步價,比如即便欺騙消費者一分錢,也要賠償不少於當地平均年收入兩倍的賠償,讓消費者即使花兩年時間打官司也覺得值得,就是希望陷違法經營者於“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之中”,從而遏制假冒偽劣商品的生產。
  同時,王海還建議建立檢舉受理回執制度和處罰決定抄送檢舉人制度,監督行政監管機構依法行政和保障檢舉人權益。
  葉光:蟄伏十年重出江湖
  打假宣言
  “我要投入10萬元來對食品和藥品打假,計劃一年之內找100萬回來。”
  韜光養晦十年的葉光,依然對打假一往情深,就像三劍客中專情的波爾多斯。在今年1月20日參加完清華大學的“知假買假”研討會後,年近六旬的葉光迫不及待地宣佈重出江湖。
  成績:全國都知道重慶葉光
  2月20日上午,江北區建新北路一村,安靜曲折的公路邊隱藏著一棟6層高的灰色樓房。在二樓一間辦公室,記者見到了曾在重慶職業打假界聲名赫赫的葉光。
  今年58歲的葉光曾經乾過記者,在1997年以前,是原重慶酒類專賣局的一名執法人員,專門充當卧底,打擊各種假酒,大名在重慶假酒界如雷貫耳。1997年,受王海的影響,他成為了一名民間職業打假者。
  最讓葉光得意的莫過於對曾經泛濫全國的劣質一次性輸液器和註射器的“追殺”。1998年11月到1999年7月,葉光自費到成都、西安、鄭州、哈爾濱、長春、沈陽等城市打擊劣質一次性輸液器和註射器;2000年,他又與各大媒體聯手深入江蘇常州農村調查生產窩點,查獲各類針頭超過1億支。一時間,全國都知道重慶有個打假名人葉光。
  葉光將中國民間的打假分為三類,一類是北京的王海,為了商業利益打假;第二類是石家莊郭振清式的雷鋒式打假,不收一分錢;而他屬於中間一類,用索賠的費用支撐自己公益打假。
  復起:最高法解釋給他信心
  為維持打假,葉光借過高利貸,動用過家人的養老錢,但難以為繼。更讓葉光沒有想到的是,2000年前後,職業打假開始遭遇巨大非議。2002年左右,葉光轉行創業,漸漸在公開打假領域銷聲匿跡。
  “我基本上放棄了知假買假和公開打假活動。”但對於自己最鐘愛的打假事業,葉光並沒有拋棄,他開辦了“葉光之聲”維權個人網站,給消費者提供警示,對一些消費欺詐和陷阱進行曝光;成立了打假QQ群,如今該群已有成員300多人,偶爾,重慶本地的比較活躍的30多位職業打假者會慕名前來,向他請教打假經驗。
  在沉寂近十年之後,去年底,最高法的司法解釋終於讓葉光看到了曙光。
  “這是歷史性的巨大進步,最高法首次明確,只要是問題食品或藥品的購買者,不管你是否為消費者,即使你知假買假也能依法索賠,法院必須支持。”法律首次用一個“購買者”的定義,將爭論了近20年的打假者身份問題踢入歷史的角落裡,讓年近六旬的葉光興奮不已,決定重出江湖。
  葉光說,按照食品安全法的假一罰十的懲罰性規定,最高法的司法解釋將釋放民間巨大的打假能量,因為十倍的暴利將使得許多市民加入掃蕩假冒偽劣的大軍中。
  晏勇:打假新人訴訟狂人
  打假宣言
  “打假者實際上就是經濟領域的啄木鳥,用經濟手段懲罰造假者,是對國家強制性行政懲罰一個必要補充。”
  阿拉米斯年輕優雅,而晏勇則是打假新生代,他最近換了一臺40萬的越野車,成立了自己的公司,並請了兩個專職助手協助。
  成績:買20件假貂皮衣索賠
  40歲的晏勇無疑是目前重慶本土最為活躍的職業打假人。日前,晏勇介紹,他大學里學的是包裝工程,畢業後因為維權,認識了打假人士,被深深吸引,於是在2011年入行,成了重慶本土打假的新生代。
  因為文化水平較高,晏勇走了一條專業化的打假道路。他將所有精力都投入到研究食品和藥品的相關法規中,並自學成了這些方面的專家。三年來,他邊買邊學,專門在巴南區租了一個50平方米的倉庫,裝著他花了30多萬元買來的各種產品。
  晏勇打假的方式全部遵照法律運行:在某處發現有假冒偽劣食品或者藥品後,就立即吩咐助手大量買進,直接起訴到法院。最典型的一個案子是去年底,他在解放碑某商場發現了假冒貂皮大衣,不動聲色地分批購買了20件每件1萬元的假冒大衣,然後直接起訴到法院。
  晏勇說,每年因為打假訴訟到法院的官司都有六七十起,許多案子他都堅持拿判決書,一審敗訴就堅持上訴。
  在開庭的官司中,他的勝訴可以達到九成以上。起訴的對象有小超市,也有大型連鎖集團,更有國內知名的食品企業。索賠的金額有大有小,最低的索賠額只有幾百元,但晏勇照打不誤,“有時就為了一口氣,想給對方一個教訓,讓對方必須改正錯誤”。
  夢想:建一個打假公益基金
  在重慶打假界,晏勇很少與本地打假者合作,是個獨行俠。就算打官司,他也嚴格遵守自己定的規矩,在法院開庭前,他不會和生產者和銷售者見面,也拒絕私下協商。
  讓晏勇頭疼的是,有時被打假的商家不會因為質量問題惱火,卻會因為丟不起面子而採取過激手段。今年1月,市內一家知名食品企業被晏勇告上法庭,對方老闆認為丟了面子,於是派車連續跟蹤了他三天,並讓人上門威脅晏勇的家人。
  雖然遭遇各種阻撓,但晏勇卻沒有改行之意,他說,現在國家鼓勵購買者知假買假索賠,避開了消費者身份的爭議,對打假群體是一個巨大的振奮。
  現在,他有一個夢想,希望能成立一個公益基金,“專門為消費者打假,消費者遇到問題,先找我們索賠,我們再幫消費者向商家索賠同額度的賠償金,減少消費者維權的艱難。現在司法解釋都明確可以知假買假了,我希望這個基金能儘快成立。”
  本版文圖除署名外由重慶晨報深度報道記者 範永松 採寫拍攝  (原標題:職業打假三劍客高調回歸 )
創作者介紹

planet

ni53ninkr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